刘佩琦:一脚把导演踹进游泳池说某些演员健身
发布日期: 2021-11-25

  美国一19岁少年杀死其未婚怀孕的23岁姐姐,刘佩琦事业低谷期时,住的顶楼每逢下雨天都漏水,棚顶地上全是积水,被子都湿透了,根本没法休息,也没钱修。

  刘佩琦出生在1958年北京海淀的一个中产阶级人家里,从小没吃过苦,没受过难,没事儿还经常和姥爷去公园玩。

  但他的梦想因为他的身体素质不达标被“扼杀在摇篮”里了,平时皮得像猴一样的刘佩琦破天荒沉默了一个月。

  初中时期,电影《平原游击队》中的李向阳成为了他心中的偶像,他也曾“中二病”附身,认为自己就是李向阳。

  当时的他因家门口的井盖丢了,而化身“侦探”,又在安上了新的井盖后,化身李向阳誓要保护好新井盖。

  进入文工团的他被分到了政治部炊事班,负责蒸馒头,七点半之前就要把早餐准备好。

  好在他只负责早餐,其他时间比较自由,因此他没事儿就往舞台周围靠,打好关系后,他终于有上台演出的机会了。

  但就算能上台,他也只是个龙套,经常在幕布后面偷看在舞台上表演独舞的演员,想象着自己也能那么闪耀地吸引所有观众的目光。

  彼时,北京战友文工话剧团来到了刘佩琦这里慰问演出,刘佩琦和他们表演的话剧《不准出生的人》产生了共鸣,第一次被话剧所吸引。

  当时刚恢复高考,解放军艺术学院正在全面招生,还给了天津文工团两个推荐名额,刘佩琦心动了。

  求到谁,谁都不耐烦,刘佩琦索性换了个路子,开始挑事儿,挑到后来被领导视为“刺头”,把名额给了他,赶紧让他去军艺祸害别人。

  当时需要军艺带团前往战地慰问演出,许多在校生踊跃报名,其中也包括刘佩琦。

  但不同的是,刘佩琦要求前往最一线、也是最危险的战地去演出,去和他们同吃同住。

  猫耳洞在地下,和敌方的碉堡仅有一尺的距离,甚至敌人的重机枪就在他们的头顶,抬头就能看到他们的机枪口。

  当天刘佩琦一行人在临时搭的舞台上表演,我们的士兵在下面观看的同时,身上还带着“光荣弹”。

  只要对面在表演过程中有轻举妄动,这边就会迅速作出战斗准备,必要时还会拉响“光荣弹”。

  当时学院安排的期末考试时间窜不开,专业课和文化课混在一起考试,许多同学都觉得安排的不合理,时间赶得很紧。

  他便联系了当时和他一届的美术系、音乐系的几个班长,组织大家一起交白卷,罢考。

  刘佩琦没看到这一幕,因为他在试卷刚发下来的时候就交卷了,还故作潇洒的甩着头离开了教室,在操场上约定好的地点上等着。

  后来就他一个人在操场上走着,就他一个人期末的时候补考,所有老师最不待见的班长就是他了。

  当时,唯一一个去送他的,就是和他一起去战地一线演出的吴若甫,而吴若甫除了去送他之外,再也没去送第二个人。

  刘佩琦回到北京后,吴若甫便马不停蹄地为他接风洗尘,与他老酒相迎,一醉方休。

  那天凌晨4点,雨下得特别大,棚顶、地上全都是雨水,被子上已经吸饱了水,沉甸甸的,没法睡觉。

  两人便像落汤鸡似的站着,吃着凉透了的水煮白菜,喝着尚温的酒,对着如同水帘洞的房间“赋诗”,将苦中作乐发挥到了极致。

  一有导演来,他就开始自我推荐,虽然大多数都是拒绝,但总有一两个没有明显表示意向。

  他经常跟着导演回到拍戏场地,然后尽展表演能力,有时候为了增色,他还要当场表演自己的舞蹈功底。

  那6年里,他和佟瑞欣住在灯市口附近,那里白天晚上都有卖菜的,摊主们都是把菜往地上一铺,居民自己挑菜,挑完给摊主上称。

  就在他日复一日在北影厂门口蹲守时,他遇到了让他从此真正进入影视行业的贵人——陈佩斯。

  彼时,陈佩斯正在筹划拍摄电影《二子开店》,刘佩琦便毛遂自荐,好在最后如愿以偿选上了。

  吴若甫当时正要飞去西安,要到刘佩琦的照片之后便上了飞机,打算下飞机就去找张艺谋。

  张艺谋那时正在拍摄《秦俑》,腿被撞断了,吴若甫便去探望他,向他极力推荐刘佩琦,并把照片给了张艺谋。

  此后,刘佩琦终于迎来了机会,张艺谋向他亲手写了封信,来邀请他参演《秋菊打官司》里女主丈夫一角。

  就这样,他也不气馁,每天努力地学习陕西口音,如何才能更贴近贫苦农民形象。

  随后,《无悔追踪》中的萧大力、《二嫫》里的“村长”、《离开雷锋的日子》里的乔安山等作品的问世,让刘佩琦终于熬出了头。

  1997年,刘佩琦成功的入驻了中国最高表演殿堂——中国国家话剧院,被冠以“国家一级演员”的殊荣。

  3年后,《大宅门》中泼皮无赖却又绝不当汉奸的白三爷让他的名字响遍了全中国。

  他先是在《白鹿原》中饰演胆魄见识俱佳的朱先生,随后又在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里饰演女主父亲周老四。

  为了满足角色需要,当时已年近六十的刘佩琦拼命健身,每天30组俯卧撑之余,他还没事就拎着两个20斤的矿泉水桶练举重。

  “我当时有什么就练什么,不拘着非要有健身器材才练。我就不提人名了,有的演员练得不怎么样,器材道具倒挺全。”

  但当时导演没有注意到,看着摄影机里的片段不太满意,便要求马上重拍一次,这就意味着刘佩琦需要重新跳到泳池里再冻一回。

  也别看刘佩琦如今功成名就,当初妻子在他穷到吃不起饭的时候就打定主意跟着他,还为了他偷户口本结婚私奔。

  当时的刘佩琦还在跑龙套,吃了上顿没下顿,但当朋友带着她出现在他面前时,他还是难免的动了心。

  论及和孟天娇见第一面时的感觉,刘佩琦感觉很奇妙,像是认识很久了一样,不可避免的陷入了感情漩涡。

  孟天娇父母不希望自己女儿和一个穷小子结婚,他们认为连物质都没法保证的婚姻,很难保证不会闹到一地鸡毛。

  但架不住两人真心相爱,两人偷了家里的户口本,去民政局领了证后私奔了一段时间。

  他们结婚31年,他常年在外拍戏,没有办法像其他人的丈夫一样有足够时间陪着孟天娇,也错过了儿子的成长。

  “谢谢我的妻子孟天娇,多年来对我的支持,让你无形之中守了这么多年的活寡,也谢谢我的儿子,没有我的陪伴他依旧优秀。”



友情链接:
徐州市人民政府